乌苏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搏击

细雨茸茸湿楝花南风树树熟枇杷吃枇杷不念几首枇杷诗象话吗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10 04:06:17

天平山中

(明)杨基

细雨茸茸湿楝花,南风树树熟枇杷。

徐行不记山深浅,一路莺啼送到家。

还是李云龙说得好,“大家都是文明人”,总得有些文明的表现吧。比如大仙,一边吃着枇杷,一边就念叨着这几首诗。我们又不是猴子,只吃枇杷,不会念诗。千万别过分解读,我没有说,只吃枇杷,不念诗,那就是猴子……我不敢这么说,因为我丈母娘就不念诗。

细雨茸茸湿楝花南风树树熟枇杷吃枇杷不念几首枇杷诗象话吗

(《亮剑》)

都说,太湖一带产好枇杷。有些矫情的人,神叨叨的说,太湖中间的东山、西山的枇杷才是最好的。老实说,大仙吃不出来,只要有得吃,什么地方的枇杷都是好的。但是苏州的枇杷确实好吃,这也是事实——因为大仙从来没有吃到过其他地方的枇杷。

先念第一首《天平山中》。这个杨基,明初大诗人,苏州吴中人,诗歌写的天平山,也在苏州吴中。杨大诗人笔下的天平山,真是舒服极了。小雨茸茸(róng),就是说小雨又细又密又柔,淋湿了楝花。楝(liàn),江南常见的落叶乔木,春尽夏来开淡紫色花,花期比较长,与枇杷成熟凑到了一起。老天真是有心,让自然界万物有的开花,有的结果,不是一窝蜂上。在这样的美景之中,诗人慢慢地走,也不知道山有多深,路有多长,黄莺儿唱着婉转的歌,一路把诗人送回了家。这神仙日子过的,真让人羡慕。

细雨茸茸湿楝花南风树树熟枇杷吃枇杷不念几首枇杷诗象话吗

(楝花)

初夏游张园

(宋)戴复古

乳鸭池塘水浅深,熟梅天气半晴阴。

东园载酒西园醉,摘尽枇杷一树金。

写枇杷的诗歌很多,《初夏游张园》最有名。张园在哪里?不清楚,诗人戴复古在南宋的大地上到处溜达,但呆得最多的地方是吴中,加上建造园林是苏州传统,所以估计张园就在苏州吴中。好吧,大仙一言九鼎,就这么定了,张园在吴中,吴中的张园枇杷是最好的枇杷——赶明儿就去注册一个商标。话说,戴复古笔下的张园很大,“东园载酒西园醉”,绝对是巨富人家的气派,满树金色的枇杷都摘下来了,就着枇杷喝酒,确实比阿Q的茴香豆和我等的花生米强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细雨茸茸湿楝花南风树树熟枇杷吃枇杷不念几首枇杷诗象话吗

(枇杷)

夔州竹枝歌

(宋)范成大

新城果园连灢西,枇杷压枝杏子肥。

半青半黄朝出卖,日午买盐沽酒归。

苏州的枇杷好,但如果说只有苏州的枇杷好,估计其他地方不答应。比如说夔(kuí)州。夔州是有枇杷,但写夔州枇杷的范成大偏偏是苏州吴中人——蜀地那么多的文人墨客怎么就不写?看样子还是苏州人最懂枇杷。诗歌说,夔州的果农早晨摘了半青半黄的枇杷去卖,中午买了盐买了酒回来。原来古人的生活如此的幸福。灢(nǎng)西:地名,指重庆奉节灢水西岸。这个地方,大仙没有去过,自然这地方的枇杷也没有吃到过。

其实也不是蜀地的文人墨客没有写过枇杷。苏轼,苏东坡,四川眉山人,就写过枇杷。只是大仙不知道,为什么满腹经纶的东坡先生活生生地把枇杷写“错”了。

惠州一绝

(宋)苏轼

罗浮山下四时春,卢橘杨梅次第新。

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。

这首诗又叫《食荔枝》,苏轼写的是荔枝,大家注意到的也是荔枝。但是苏轼也写到了枇杷,这里的“卢橘”指的就是枇杷,不是橘子什么的。不是大仙提醒,你没有注意到吧?你没有注意到,很正常。你注意到了,是天才。

(琵琶)

关于枇杷还有一个笑话。明代大画家沈周,某日收到友人送来的一盒礼物,附有一信。信中说:“敬奉琵琶,望祈笑纳。”他打开盒子一看,是新鲜的枇杷。沈周不禁失笑,回信给友人说:“承惠琵琶,开奁(lián)视之。听之无声,食之有味。”友人见信,十分羞愧,便作了一首打油诗自讽:“枇杷不是此琵琶,只怨当年识字差。若是琵琶能结果,满城箫管尽开花。”故事的主角沈周依然是苏州人,大仙也是服了,枇杷的诗歌是苏州的,连枇杷的故事也还是苏州的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宝宝念诗-韩可胜

baobaonianshi【长按复制微信号】

以当代情怀,看古代诗词;以“美诗+美图+美文”为特色重新发现经典,带孩子和父母念诗。感谢您关注“宝宝念诗”!感谢您每一次的阅读、点赞和转发!本文图片据网络。

印度神油喷剂简介

油小将印度神油

印度神油产至哪里

相关推荐